陕西法治信息网

陕西法治信息网 首页 专家说案 查看内容

关于打击非法传销工作现状的思考

2017-11-13 09:16| 发布者: 法治信息网| 查看: 583| 评论: 0|原作者: 陈文军

近年来,传销组织已从过去单纯的“洗脑”模式,转变成了今天的绑架、抢劫、非法拘禁等严重刑事犯罪集团,严重危害社会治安。传销组织结构严密,人员分散隐蔽,导致在打击侦破过程中困难重重,单靠公安部门一家之力,是很难从根上消灭这一“顽疾”的。为了取得更大的成效,需要社会相关部门的大力协作乃至全体人民的共同配合。

由非法传销引发的恶性刑事案件上升,干扰了地方市场经济的正常发展和社会治安秩序的稳定。笔者结合多年来在临潼公安机关工作经验,对非法传销进行了深度调研,从其存在的原因、特点,公安机关打击的局限性以及对遏制非法传销提出一些建议,抛砖引玉,以供参考。

一、非法传销组织活动特点及形成原因

(一)非法传销组织手段多样、防不胜防,被骗者普遍就业困难。

为防止被发现或受到打击查处,传销组织吸引新人的名义花样百出,比如QQ聊天、婚恋交友、单位招工、旅游度假等等。传销大多采取老乡、亲戚、同学、网友之间进行异地传销,不发展本地人员。以广西、甘肃、云南、宁夏、四川等省份居多,但也不乏广东等发达地区的年轻人。大部分传销者年龄都在20岁左右,多为刚毕业正在寻找未来的大学生,或在当地下岗、找不到活计的无业人员。他们本身生活条件不高,社会经验少、思想单纯,易轻信同乡或者好友一面之词,渴望成为“现代白领”、幻想“一夜致富”,以致上当受骗。

(二)传销组织结构严密,人员分散隐蔽性强。

传销组织形成金字塔式的等级结构,层次分明,分工明确,通过各类管理制度实现对内部的严格控制。如2015年打掉的临潼区内以“天狮化妆品”公司为幌子的传销组织。该组织结构为五个等级,由新人、老板、家长、小主任、大主任形成塔状结构:一个“大主任”管理25个窝点;320个传销人员构成一个窝点,统一管理,不允许与外界交流;“小主任”负责“洗脑”,诱导成员购买“产品”和拉人入伙等;由“家长”管理生活。组织内部彼此之间称呼统一用“帅哥”、“美女”、“老板”、“家长”代替,不准透露真实姓名,各窝点之间人员互不见面。甚至连手机的使用也是“公私分明”,不与生活中使用的电话号码混用。窝点定期转移,出事后会打散重组,甚至“举家迁移”,达到逃避打击,保存实力的目的。

(三)传销组织暴力凸显,性质已向犯罪集团演变

通过近年来对传销的打击,群众对非法传销已有初步辨别和防范意识,非法传销组织的手段也以单纯的洗脑逐渐变的更加恶劣,暴力趋势凸显;性质也由传销转变为非法拘禁、抢劫、甚至绑架、故意伤害等。骗来新人后,传销团伙便控制其人身自由,强行抢走其通迅工具、现金、银行卡,通过殴打、恐吓逼迫说出银行卡密码,将银行卡上钱取光,可以说就是“明抢”。然后借用“网络营销”、“市场营销”、“资本运作”等经济术语对其进行“洗脑”,迫使其给亲友打电话,要挟亲友继续向受害人打钱,或者要求其再骗亲友来到该窝点。如遇被骗人反抗,轻则罚站、挨饿,重则体罚、甚至被打死,“2017.2.17故意伤害致死案”便是如此。该团伙落网后,我局还带破了另外一起故意伤害案,在传销组织做案中,并未出现任何产品和“洗脑”的过程,可以说该组织已不是传销团伙了,已经演变成为了抢劫、绑架团伙。

同时,非法传销组织的发展链条也极易诱发其他犯罪。由于从事非法传销的人员多是被骗来的,本身属于受害群体,如发现被骗后无法脱身,就再骗别人加入传销以保全自身;还有些人员发现自己被骗后,竭力想脱离或逃脱,但往往不是跳楼导致摔伤,就是被传销人员抓回打伤致残;也有一些传销人员被骗得血本无归,生活陷入极端困境,于是铤而走险,引发绑架、伤害、诈骗、偷盗、扰乱公共秩序等案件。

二、公安机关打处非法传销的局限性

据统计,近三年以来当地公安机关共出动警力4239人次,查处捣毁传销窝点524个,教育遣散、遣返参与传销人员3206人,查办传销犯罪案件168起,刑事拘留违法犯罪嫌疑人357人。但公安机关的严厉打击,并不能根除非法传销生存土壤,仅靠公安机关一家打击非法传销有很大的局限性。

(一)立案标准过高,管理还不完善,打击治标不治本。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公通﹝201337号规定,涉嫌组织、领导的传销人员在30人以上且层级在3级以上才可立案,非法传销组织一般都规避这一点。如果没有引发非法拘禁、绑架、伤害等刑事案件,公安机关对传销组织只能是清理取缔窝点、遣返人员,整个“打传”工作陷入“清理—返回—再清理—再返回”的恶性循环怪圈,工作疲于应付,收效甚微。20147月公安机关侦办了一起非法拘禁案件,捣毁驱散传销人员时四川籍男子孙某是以受害人的身份被我局解救并遣返的。20154月,公安机关在侦办“王某被故意伤害致死案”时,孙某却成了犯罪嫌疑人。

二)异地办案工作量大,深挖及追赃工作更是难上加难。

非法传销案件的嫌疑人、受害人均来自全国各地,传销组织的触角也伸向全国各地,这种情况给案件办理带来两方面的困难:一方面是案件深挖工作难。公安机关在侦办多起因非法传销引发的恶性案件时,将传销组织挖至“大主任”这个层面就无法再深挖下去了。据笔者所知,仅以“天狮化妆品”为幌子的传销组织遍布全国,“经理”、“大区经理”均不在本地,向外地开展大规模侦查或协查难度较大。另一方面追赃工作难度很大。案件发生后受害人的资金去向一般涉及多个省市,公安机关很难第一时间查询出来,为案件收集证据带来被动。且大多传销组织在非法取得资金后,立即将非法所得转移给上线,而公安部门打掉的底层传销人员根本不可能知道资金去向,这些都为公安机关追缴非法所得带来现有条件下难以克服的困难。

(三)出租房屋、暂住人口管理薄弱,使非法传销有了生存空间。

传销组织租赁大量的闲置房,每个传销团伙都是“狡兔三窟”,不得不承认,我们对出租房屋、暂住人口的管理并不完善。一方面出租人只管租房收钱,承租人只管租房付钱,其它一概不管。出租人和承租人均不履行出租房屋的治安责任,不向公安机关报备、办证;另一方面仅靠公安机关、社区民警对出租房屋进行管理,很难做到户户清、人人清,成效有限。城中村、城乡结合部的民房,整体出租的一般很难找到户主,民警上门基本都吃“闭门羹”。即使民警找到户主问承租人中有没有传销,户主大多会矢口否认,甚至还有欺瞒民警不承认房屋出租等等问题。且还有一些传销组织租赁居民楼,这样查起来更是困难。

三、对打击非法传销的建议。

从传销的活动特点、形成原因和公安机关打击传销的局限性可以看出,对于打击非法传销,公安机关投入甚大,但收效甚微。要遏制以及彻底清除非法传销,公安机关打击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更需要政府各部门齐抓共管,尽可能的消除非法传销组织的生存空间,不让其在当地落足是根除非法传销这一顽疾的必要之策。

(一)深入开展“一标三实”,破解核心治安要素管理薄弱问题。

由政府部门牵头,联合街办、社区、公安机关开展“一标三实”(标准地址和实有人口、实有房屋、实有单位)基础信息集中采集工作,破解以人口为核心的治安要素底数不清、情况不明、漏管失控难题,为公安实战提供基础信息支撑,为党委、政府的决策和各项社会治理提供可靠依据。一是由街办、社区建立工作站,对辖区内的出租房屋、暂住人口全面登记、定期走访,信息的采集率、准确率要达到95%以上,实现“底数清、情况明”。并逐步建立动态化、信息化人口管理模式,积极探索派出所社区警务机制改革创新;二是工作站要在日常工作中向群众广泛宣传《治安管理处罚法》、《租赁房屋治安管理规定》等法律法规,增强出租户、暂住人口的法治意识,引导其自觉遵守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特别是要督促房主对承租人严格把关、多留心,不把房子租给传销人员,让传销组织在临潼没有立足的空间。三是加强对房屋出租、暂住人口管理。公安机关对多次督促和教育仍以各种理由推诿、抵触派出所管理的出租户、暂住人口,依据相关管理有关规定,坚决依法予以治安处罚,决不姑息迁就。对多次将房屋租赁给传销,或明知承租者系传销人员仍将房屋出租的房主经常回访约谈,严防死灰复燃。四是通过“一标三实”基础信息集中采集,加强基础信息全警共享、实战应用,有效服务和支撑反恐防暴、维稳处突、侦查破案、行政管理、服务群众等各项公安工作。

(二)整合各方面信息,深挖涉传线索。

充分发挥打传办的职能作用,从多角度、多方面整合涉传信息,及时打击取缔。一是从受理警情、舆情投诉、求助举报、领导批示、网络关注中梳理传销窝点,组织人员定期、不定期对传销人员集中的重点区域进行清理;二是争取金融部门的大力支持,针对频繁出现传销产品单价倍数的异常资金账户及时通报公安机关,快速对其进行跟踪查控,力争发现案件线索;三是针对传销组织易藏匿、不易被发现的特点,建议设立专门的奖励基金并广泛宣传,对提供传销线索侦破案件的群众进行奖励,广泛动员全区群众积极举报传销违法犯罪线索,同时开辟微信、微博等新兴举报方式,充分营造全民打传氛围。

(三)传销清理常态化,始终保持打击的高压态势。

将传销清除绝非朝夕之功,需要下“猛药”,同时也需要持之以恒地开展传销清理工作。2017年初,临潼区政府牵头,建立联合打传机制,由工商、公安、民政、属地街道、社区、村组等单位部门,抽专人配备专车,成立打传专业队伍,每天对传销人员集中的重点区域进行清理,持续挤压传销的生存空间。截止目前,已捣毁传销窝点59处,教育遣散563人,查破涉传案件5起,刑拘25人,在押涉传犯罪人员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下降。同时,对所有传销人员“一录、二采、三查”,累积信息资料,便于以后工作的核查。

(四)引入心理和法律咨询机制,帮助传销人员彻底走出传销阴影。

传销活动的蔓延和回潮很大程度上在于传销组织有计划地对发展对象进行“洗脑”,使传销人员长期处在一种被心理催眠的状态,让其从心理上钻入“死胡同”,不愿意与人交流传销非法问题。因此,我们应在日常工作中广泛深入开展宣传教育的同时,一方面可以主动联系公益心理咨询组织,引入传销心理咨询志愿者团队,引导传销人员走出心理误区,恢复正常的思维方式;另一方面建立反传销法律救助机制。通过被挽救传销人员现身说教或法院庭审、民警以案说法等方式方法,让传销人员看清传销的真实面目,认清现实,有效避免传销回潮的现象。

(五)加强宣传,避免群众上当受骗。

新型传销形式多样,变种繁多,裂变速度越来越快,在加强依法打击的同时,要广泛通过以案说法、防范讲座、入户宣传等形式,向群众加强宣传防范工作,捂紧钱袋子,不上当、不受骗、不受损。

作者:西安市公安局临潼分局局长

责任编辑:袁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