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法治信息网

揭秘锦衣卫:明朝的“恐怖组织”

2013-7-9 11:58| 发布者: zhaodan| 查看: 1792| 评论: 0|原作者: 中国网

    提要:锦衣卫,全称锦衣卫亲军指挥使司,是明代极为重要的军事单位。作为皇帝的贴身卫队,为了保证皇帝的安全,锦衣卫须防患于未然。他们于是时时出动,刺探可能威胁皇权、朝廷的言行,并捉捕和审讯嫌疑人,制造的冤假错案不胜枚举。

  锦衣卫的设立

  锦衣卫,全称锦衣卫亲军指挥使司,是明代极为重要的军事单位。早在明朝建立之前,身为吴王的朱元璋设立了拱卫司,后改称亲军都尉府,统辖仪鸾司,掌管皇帝的仪仗和侍卫。洪武十五年(1382年),撤除了亲军都尉府与仪鸾司,取而代之设置了锦衣卫。它既担负了亲军都尉府的侍卫之职,又继承了仪鸾司掌管卤簿仪仗的任务。可见锦衣卫在设立之初所扮演的角色是皇帝的仪仗队和贴身卫队。

  锦衣卫建立之时,卫所制度已经确立。明朝的军队组织分为卫、所两级,较小的据点设所,形势险要而又关联几个据点的地域设卫,所统辖于卫。全国的军队都编在卫所之内。地方卫所军由当地最高军事机构都指挥使司管辖,都指挥使司又分隶于京师的五军都督府;此外,还有一部分卫所由皇帝直接统率,叫作亲军,又称上直卫,是专门负责拱卫宫廷和皇城的禁军。锦衣卫就是亲军中的一卫,与其他亲军相比,它与皇帝的关系最密切,权势也最重。

  由于地位高贵,锦衣卫衙门不像其他亲军衙门那样散落在京城的坊巷中,而是靠近皇城的正门承天门,在千步廊西侧,毗邻五军都督府,与东侧的六部隔街相望,位于明代核心权力机构的驻地。

  一般的卫只统辖5个所,定额5600人,而锦衣卫却辖有17个所,在籍人数一度超过6万。一般卫所统领的士兵统称为“军卒”,而锦衣卫统领的士兵则有“校尉”、“力士”和“大汉将军”等诸多名号。一般卫的首领指挥使为正三品官,职务世袭,而锦衣卫指挥使由于是皇帝的心腹,往往指派勋臣贵戚或都督一级的大将兼任,官职最高者达到正一品。

  除17个所之外,锦衣卫还辖有一个经历司和南北两个镇抚司。经历司掌管收发公文。南镇抚司掌管本卫的刑法事务,兼理军匠;北镇抚司专掌诏狱,从事侦察、逮捕、审问等活动,任何有可能威胁皇权的官吏军民都在他们的侦缉和惩治范围之内,这就使得锦衣卫的权势极大,地位愈发特殊。

  锦衣卫的侍卫与仪仗队职能

  锦衣卫首先是皇帝的侍卫亲军和仪仗队,由将军、校尉和力士组成。将军初名“天武”,永乐时改称“大汉将军”,选取体貌雄伟、有勇力者充任,作为殿廷卫士。校尉、力士拣选民间身体健康、没有前科的男子充任,校尉掌管卤簿、伞盖,力士举持金鼓、旗帜。

  在平日没有朝会活动时,各卫亲军分别值守皇城四门,唯独锦衣卫将军在午门外昼夜守卫,总共100人。午门是宫城的正门,可见锦衣卫地位之高。

  皇帝在奉天门(今故宫太和门)御门听政的时候,锦衣卫堂上官一员侍立在御座西侧,负责传旨。锦衣卫将军129人与千户2人、百户4人,分别守护在丹陛、御道、金水桥以及奉天门广场的各个门前。此外还有锦衣卫校尉500人,排列在午门内外,负责鸣鞭及执掌仪仗。

  每年正旦、冬至、万寿节三大朝会,锦衣卫与其他亲军一起承担侍卫和仪仗职责。仪仗队伍共有4000余人,其中锦衣卫多达1500人。朝会期间距离皇帝最近的就是锦衣卫,随时侍奉左右,听候调遣。

  每当皇帝因祭祀或巡游而出宫时,锦衣卫也要在驾前扈从。他们有的负责沿途巡视,有的负责在銮跸与京城之间传报消息,有的在驾旁侍骑,传奏御辇的起落。

  由于具有仪仗队的职能,所以锦衣卫的服饰异常华美。校尉穿的官服因袭了元代礼服的样式,《长安客话》中称其“鹅帽锦衣”,也就是用鹅毛装饰的帽子和颜色亮丽的衣服。每当皇帝祭祀或巡游时,作为侍从的锦衣卫校尉更要身着飞鱼服,腰佩绣春刀。飞鱼服是仅次于蟒袍的隆重礼服,官员到了一定品级才能穿着。绣春刀轻巧短小,除非御赐,否则不能擅自佩戴。景泰年间,锦衣卫指挥使和当值侍卫又获准穿着麒麟服,这是公、侯、伯、驸马才有资格穿的礼服。锦衣卫大汉将军在当值时要穿戴饰以小旗的头盔、对襟的罩甲。盔甲有金盔金甲、红盔红甲和红盔青甲等各种颜色。腰间还要悬挂宫禁金牌和佩刀,手持金瓜或斧钺。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出警入跸图》中能清楚地看到随驾扈从的锦衣卫官军。

  锦衣卫的侦缉和廷杖

  作为皇帝的贴身卫队,为了保证皇帝的安全,锦衣卫必须防患于未然。他们于是时时出动,刺探可能威胁皇权、危害朝廷的行为和言论,并捉捕和审讯嫌疑人。他们的这项任务被皇帝特许,并逐渐演变为军事特务的职能。

  洪武时期,因为锦衣卫有非法凌辱、虐待囚犯的行为,朱元璋下诏焚毁锦衣卫刑具,废除了他们的这项职能。明成祖朱棣登基之后,恢复了锦衣卫的所有权力,并有所加强。他设置了北镇抚司,专理“诏狱”,可以直接逮捕和拷问犯人,刑部、大理寺、都察院这些司法机关无权过问。明宪宗成化年间又增铸了北镇抚司印信,一切刑狱专呈皇帝,毋须通过指挥使转达,使锦衣卫北镇抚司成为皇帝直辖的司法机构,权力达到极致。

  负责侦察、缉捕的锦衣卫官校称为“缇骑”。由于权力缺乏限制,他们为了邀功请赏而罗织罪名,不择手段地扩大牵连范围,制造的冤假错案不胜枚举。

  廷杖就是把触怒皇帝的大臣拖出午门杖打。负责行刑的就是锦衣卫校尉,监刑的是司礼监太监。受杖官员被扒掉官服,用草绳捆绑,趴在地上,受杖80棍,行刑校尉每5棍一换,共用16人。行刑校尉以司礼监太监的表情动作为下杖轻重的依据:若太监两脚成外八字张开,受刑之人尚能留下一条性命;若太监两脚尖靠拢,受刑之人就要毙命杖下。有明一代共行廷杖500余次,杖毙的大臣达50多人。

  著名的锦衣卫首领

  纪纲,原是山东秀才,为人机敏,擅长骑射,在靖难之役时投靠燕王朱棣,深受赏识,被任命为永乐时期的首任锦衣卫指挥使。他奉旨大肆捕杀反对朱棣的建文帝旧臣,同时也借机罗织罪名,贪赃枉法,铲除异己。他曾多次伪造诏书,敲诈盐场。又诬陷权贵巨商,借以勒索重金。文渊阁大学士解缙,被他用酒灌醉,脱光衣服,冻死在雪地里。挟势弄权的纪纲野心膨胀,越发肆无忌惮,他蓄养了大批武士并私藏大量刀弓甲胄,有不轨之心。永乐五年(公元1407年),纪纲奉命为明成祖选妃时,竟然先选出绝色美人私纳于家中。后来,纪纲被有仇隙的宦官告发,朱棣将他凌迟处死。

  锦衣卫并非都是大奸大恶之人,英宗时的指挥使袁彬就称得上忠义正直之士。袁彬生于侍卫家庭,他的父亲是锦衣卫校尉,袁彬39岁时承袭了这一职务。英宗御驾亲征,遭遇了“土木之变”,明军大败。当英宗被敌军俘虏时,身边侍卫只剩袁彬一人,其他人都已逃散。皇帝被挟持到北京城外,之后又被掳到蒙古草原,期间遭遇种种艰险,都有袁彬在身旁护卫。寒冷的夜晚,他将皇帝的双脚抱在怀里,为其取暖;艰难的处境中,他谈笑从容,为皇帝消解烦恼;敌人软硬兼施,诱使英宗投降,他阐明大义,极力劝阻;身为俘虏,四面受敌,他还是设计铲除了叛徒喜宁。英宗复位之后,袁彬又参与平定了曹吉祥和石亨的叛乱。到了宪宗时期,袁彬被授予锦衣卫指挥使,他任职12年,恬淡寡欲、刚正不阿,一改锦衣卫统帅招权纳贿、欺罔官民的形象。

  锦衣卫与东、西厂的关系

  厂、卫一向并称。“厂”是指东厂、西厂、内行厂,“卫”是指锦衣卫。厂卫所属系统不同。厂是宦官机构,它的职能与锦衣卫的侦缉、诏狱职能类似,它的地位在锦衣卫之上。两者之间,既有区别,又有联系。

  厂中建立最早、存在时间最长的东厂,设于永乐年间,全称东缉事厂,长官由司礼监宦官担任,被称为厂公或督主。朱棣认为,要彻底清除建文帝的余党和其他反对势力,单靠锦衣卫的力量是不够的。而如果给予锦衣卫过重的权力,又怕对其难以控制。况且,锦衣卫设在宫廷之外,不如内廷宦官来得方便、用得放心。于是东厂便成立了,它的权威一开始就高于锦衣卫,用以监视和牵制锦衣卫。

  西厂设于宪宗成化年间,职能与东厂相同,用来伺察、监督东厂和锦衣卫。它几经废立,先后凡六年,一度由宪宗的亲信宦官汪直统领。

  内行厂又称内办事厂,设于武宗正德年间,仅存在了5年,由武宗宠幸的宦官刘瑾建立并亲领,用来伺察、监督东厂、西厂和锦衣卫。

  总的来说,厂是由司礼监太监统领的宦官机构,卫是由指挥使统领的军事机构。而厂中的属官,如贴刑、缉事、隶役,则是从锦衣卫的官兵中调拨过去的。可见厂卫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二者被视为明朝皇权的重要支柱,备受皇帝重视。

  在明代200余年的历史中,锦衣卫始终扮演着特殊的角色。它听命于皇帝,又受制于宦官;它对加强皇权居功赫赫,又因恃权妄为而劣迹斑斑;它力图维护明朝的统治,却又为明朝的灭亡种下了祸根。锦衣卫的功过是非,值得人们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