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法治信息网

陕西法治信息网 首页 法学研究 查看内容

假台账真害人

2019-8-28 17:59| 发布者: 法治信息网| 查看: 2310| 评论: 0|原作者: 张金革

媒体披露,2019年1月22日,某县检察院发现该县看守所谈话教育存在弄虚作假、内容雷同、不及时等问题,经核查属实,遂向看守所发去《纠正违法通知书》,要求其整改。

检察人员在调阅谈话教育台账(图片来源于网络)

《看守所条例》规定,看守所应当对在押进行法制、道德以及必要的形势和劳动教育。依法对在押人员规范、全面、及时开展谈话教育,形成管理台账,是看守所管教民警一项经常性工作,是普及法律知识,维护在押人员合法权益,了解思想活动、精神状态,开展风险评估、心理疏导,化解负面情绪,保障看守所安全的重要工作与手段。

谈话教育工作的重要性,公安机关领导,上级指导部门反复强调;看守所领导,管教民警心知肚明。为何还会有民警弄虚作假等问题?

一是认识模糊

部分看守所领导和管教民警认为,这项工作稀松平常,敷衍一下、作点假,没什么大不了,没有认清其错误性质与危害。上述一纸《纠正违法通知书》让我们看到,在谈话教育上打折扣,搞变通,制作假台账,属违法行为。

不开展谈话教育,其后果,必然危及看守所安全。看守所一旦出现责任事故,这些假台账,谈话教育不及时等问题一经查实,管教民警,看守所领导不仅面临党纪、政纪责任追究,还将被追究法律责任。所以,谈话教育及相关台账绝非小事,它既关乎大局,也关乎民警的切身利益。

二是管教民警任务过重,谈话教育工具落后

有的看守所,管教民警数量少,平均一名管教民警负责数十名甚至上百名在押人员。谈话教育种类多达18种,仅日常谈话,每人每月就要开展不少于两次。以人均负责100名在押人员、每月22个工作日计,管教民警平均每天要谈9人次,制作9份谈话记录。一次谈话,将在押人员从监室押解至谈话室,谈完、记录完,再押解回监室,以25分钟计,需要3.75小时,半天过去了。

加上其他类型的谈话,如果依法依规足额开展,管教民警每天不干别的,谈话都忙不过来。现实情况是,管教民警还肩负着其他大量的职责任务。时间不够,只能应付,或干脆不谈、不记,或少谈少记,或主动或被动弄虚作假。

传统的看守所管理软件基于陈旧谈话教育模式设计,谈话只能在谈话室进行,没有考虑到押解出入的诸多不便;需要输入大量文字;录音则音质很差,难以分辨,音频文件无法用于研判分析,形同鸡肋;很多看守所领导既要求电脑录入,又要求民警手工抄写,加剧民警负担;传统软件不具备谈话提醒功能或功能残缺,管教民警获取信息难,不知道该找谁谈、谈哪种类型的话、该问些啥问题,可谓苦不堪言。

三是指导部门、看守所领导检查不力

指导部门、看守所领导检查管教民警谈话台账,基本靠到现场翻阅。这种落后的检查方式费时费力,频次难以提高。手工台账多是流水账,难以深度追踪倒查谈话质量,检查大多流于形式。

这样的检查,管教民警起初还怕过不了关;多次领教之后,也就不再担心。检查者觉着没劲,也就更懒得去深究。上述看守所,被检察机关发现台账弄虚作假违法行为之前,看守所领导、监管业务指导部门均未“识破”,其原因,不仅是检查能力不足,还有思想上的“宽松软”问题。

无论是对看守所安全,还是对看守所领导和管教民警,谈话教育工作都很重要。我们应该怎样补足短板,解决这个问题呢?

一是认清风险,真正重视

圣人畏因,凡夫畏果。看守所领导和管教民警要认识到,谈话教育工作是一项严肃的执法活动。不规范、及时地开展此项工作,就是违法行为;在谈话台账上做手脚,也是违法行为;制作假台账,注定是漏洞百出,一查便知。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违法之事,后果严重,看守所领导和管教民警要从保护自己、保护看守所安全的高度,审视这个问题,增强危机意识、紧迫意识,想方设法解决这个问题。

二是关爱民警,引入先进工具

应抓紧推行看守所勤务改革,实行监控巡视二岗合一,将有限的警力,从监控、巡视岗位解放出来,充实管教力量,将管教民警负责的在押人员数量切实减下来。

应引入移动智能终端及新型谈话APP(我们将其称为“易谈”),靠其自动研判分析,指引管教民警,规范、及时开展谈话教育。

要借助移动易谈,变谈话室内谈话为“倚监室门”而谈,必要时再押解出监室谈话,以节省时间。谈话中,各类问题及其常规答语,根据实际,事先设置并动态调整,既方便民警记录,又可实现结构化、规范化数据采集,以利谈话数据研判分析、关联及深度应用。

应贯彻落实监所管理局通知精神,全面推行包括谈话教育在内的电子台账,取消书面台账,杜绝重复抄写台账现象。如因工作需要,确需形成书面台账,应借助信息化工具打印形成,而非手工抄写。

三是借力发力,科学检查指导

应引入“易督”等新型信息化工具,变指导部门、看守所领导现场翻阅谈话台账,为网上检查谈话教育台账。不能固步自封,困守书面台账,要求管教民警出具书面台账。

先期,可重点自查、检查依法履职数量、频次是否达标;待达标后,要将自查、检查重点转移至谈话教育规范化程度;规范化达标后,再将重点转移至谈话教育台账数据研判分析、关联及深度应用。

这样安排,符合由易到难的信息化应用发展规律,比较容易取得成功。达到第三个阶段后,管教民警对谈话教育会有新的认识,开展谈话教育工作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也会更高。

作者单位:公安部监管局

责任编辑:姬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