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法治信息网

防瞌睡

2020-1-9 10:27| 发布者: 法治信息网| 查看: 1045| 评论: 0|原作者: 张金革

防瞌睡 

严肃的事,不妨轻松地说。

如果我当上警察,是名监所的警察,我最不乐意干的行当是什么呢?是监控巡视。

因为,监控巡视民警得有一样基本功,跟媳妇撒谎。

媳妇问了:这月工资咋少一千多?

我得说:所里一哥们结婚,哥几个凑了点份子。实际情况是,我后半夜值班时,打盹,让上级给查着了,上级一纸通报下来,局领导一搓火,这月工资,给我扣了一千多。

图源:网络

媳妇啥话没说。这事翻篇,我蒙混过关。

有时候黄鼠狼专咬病鸭子。你如果也干过几年监控,也是四五张了,就能理解,越是躺着,就越是睡不着;坐着吧,听着这满屋子滋滋㕸㕸的噪音,看着那些静止的画面,就越是犯困。没过俩月,我值班打盹,又让上级给查着了——后来我听说,人家这叫重点查——于是,通报,批评,兜底的,当然还是扣钱。

媳妇又问了:这月,又是咋回事?

我得说:所里又一哥们结婚,哥几个又凑了点份子。

媳妇按理说还是会理解,人民警察嘛,人见人爱,结婚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不过我得加点小心,这个鬼话不能老用,得交插着用。如果再被扣了工资,得说一哥们生了娃,或者说生了病,生病不吉利,说一哥们家的牛生了一头小牛,哥几个去喝了一顿……总之,鬼话不能连着用三次。为啥我逼着自己写小说,就是操练自己说瞎话不带脸红的能力。否则,你懂的。

这瞌睡能不能防?或者说,能不能保住我们兜里的工资,顺带的,保我们不被上级查着、被领导批评呢?

一个看守所的头儿,昨晚上给我支招:如果知道自己要打瞌睡了,就用棍,把对着自己的探头扒拉一边去,让它们的脸对着别处。

这家伙一看就是个老警察,他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啊。我打盹吧,是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我也不想这么着,上级也知道,我主观上没有恶意。如果把探头扒拉一边去,上级就会认定我是主观恶意,即便没打盹,也会痛打五十大板,结果就不仅是扣工资,还得有更严厉的处罚。

正经的对策是什么呢?

上级老是教导我们,要坚持问题导向,还要加强系统性思考。今天,我们就来试试,怎么用系统性思考,把这个问题给治了。

1. 为什么我们会打盹

    主观上,人就要打盹,特别是刚吃完饭、午后、还有夜里,这几个时段。这是人类进化的产物,也是生理现象。年纪稍长,打盹就更是难免。

客观上,监控室的噪音,单调的画面,不新鲜的空气,稀缺的负氧离子,高频度的值班,紊乱的生物钟,三高,内分泌失调,心理疾患,都会诱发精神不振、打盹问题。

所以,你看,不是我净想着打盹,这毛病是主客观因素叠加影响所致,很大程度上,是客观因素逼得我非打盹不可。我这人就好说个实话,你还爱信不信。

2.怎么应对打盹问题

既然导致或诱发打盹的因素这么复杂,我们就系统性思维一把,逐一分析。

1)生理因素。按照上级关于开创智慧监所的指导意见,引入“防瞌睡”信息化工具,让它给我“站岗”,每隔15或20分钟,在电脑屏幕上自动弹出图片,我呢,用鼠标点一下。如果打瞌睡了,2-3分钟后,电脑会发出报警音,唤醒我,清醒过来,赶紧点击,干活。

图源:网络

监管支队、总队如果用上“防瞌睡”软件,最好也能及时发现下辖监所值班民警,哪位打了瞌睡,及时打电话提醒,而不是动不动就通报,扣钱。如果是那样,我也可以省不少的心,少编不少的瞎话。

    2)环境因素。报告并配合所领导,主动争取公安局支持,改善监控室环境。重点整治噪音、监控显示方式和空气质量。把产生噪音的那些低质设备,诸如有风扇的监视器淘汰掉,把交换机等有风扇的网络和附属设备移出监控室;采用智能监控,减少监控画面,将定屏小画面,更多改为轮播大画面;增加绿萝等植物,增设负氧离子发生器。

3)高频度值班,紊乱的生物钟。监控巡视二岗要合一,以便节省警力。如果是小型所,就别老是耍我们几个监控巡视民警了。全所民警,要大轮班,一起上。这叫有分工,更有协作,分工不分家。

所领导要带头值监控巡视的班,既带班,又弯下腰去真正干活。别当了头儿就“脱产”,你“脱产”所得的那点“轻闲”收益,比起弟兄们带给你的“风险”损失,可小多了。你带头冲杀,示范作用,比你给我们开多少会,组织多少次学习都给力,不信你就试试。

管教,内勤,综合等岗位的弟兄们,你们也不要计较值监控巡视班这点痛苦了,你们会换一个视角,更全面地看清楚你们的本职工作,你们的经验与学识会“蹭蹭”地上涨,你们想进步,参与这项工作,就是按下了“快进键”。

    全所民警齐上阵,加上每班警力的压减,分摊到每个同志,值监控巡视班的频度就会大幅下降,生物钟紊乱问题,就不会那么尖锐了。

    4)三高,内分泌失调,心理疾患。如果我有这方面的问题,我得赶紧向所领导,或者教导员报告。我可不适合干这个活儿了。我的健康在其次,这些病会严重影响我履行监控巡视的职。这要是误了事,造成责任事故,耽误的就不仅是我的那点工资,我的饭碗,还有带班领导,所长,分管副局长的饭碗。往大了说,会影响监所安全,这关系可就大了去了。

现在,有些监所,还就专挑四五十岁的同志干监控。把些个年轻人,按到管教岗位上。我感觉,这样排兵布阵不科学。我希望来个大掉个儿。年轻同志,先干三五年监控,慢慢切入管教等其他岗位,这对优化他们的知识结构有好处,等历练多了一些,再与被监管人面对面开展工作,能力与效果会好一些;四五十岁的同志呢,有人生阅历,经过培训,放到管教岗位,更适宜。

防瞌睡,也不只是监所监控巡视民警的困局,我们有很多警种的同志,都面临这个挑战。我感觉,上述办法,对他们也有一定帮助或者是启发。如果是那样,我这个系统性思考,就更有意思啦。

 

作者单位:公安部监管局

责任编辑:马维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