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法治信息网

陕西法治信息网 首页 法学文化 查看内容

合时宜

2020-2-7 09:54| 发布者: 法治信息网| 查看: 1044| 评论: 0|原作者: 张金革

今年的春天姗姗来迟,立春之后,仍是满眼的萧瑟。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这又怎么可能。

    还是记上一笔,这样做,才合时宜。

雪崩来临的时候,每一片雪花都不是无辜的。以前,听到别人津津有味地谈论野味,看别人在荒野里张网捕禽,感觉与我无关。不同流合污,不助纣为虐,自认为也就可以了。2003年非典,17年后,新型冠状病毒来袭,这才明白过来,这是大自然,野生动物对国人滥捕滥杀野生动物恶行的报复,是再一次的警醒。疫情是一面镜子,也反射出我们在教育,社会治理理念、体系与能力的不足。

曾巩先生像(图片源自网络)

 

这时候,回顾先贤,也许会别有一番滋味。

比如曾巩。我们早已习惯,将曾巩归入“唐宋散文八大家”。只可惜,我们对他,了解的还是太少了。我想不起来,从小学到大学,在我的课本上,有他的哪一篇文章,甚至不知道他有什么作品。

  而实际上,他是北京师范大学康震教授眼里,唐宋散文八大家中的“非常七加一”;钱钟书评价他:远比苏洵、苏辙好,七绝有王安石的风致。

  清初,“天下清官第一”的张伯行编《唐宋八大家文钞》,录他文章百篇都不止,是其他宋代五大家选文的总和!其同时代文人中,他的老师,北宋文坛领袖欧阳修说:过吾门者百千人,独于得生为喜。

  岂止文章绝古今?他还是北宋著名的政治家、史学家。千年之后,曾巩的故事,特别是超凡的执政能力,驾驭危机的艺术,仍然为人称道,甚至令我辈汗颜。

1. 处变不惊,控制瘟疫

曾巩赴任洪州不久,江西瘟疫流行,且呈蔓延之势。曾巩迅速命令各县、镇储备防疫药物,以备万一。他安排人腾出州府的官舍,作为临时收容所,给生病的士兵,以及染病无力自养的百姓居住,不但指派医生给病人医治,还提供饮食和衣被,使其不至受灾又挨饿受冻。他要求病人隔离,派人随时体察、记录疫情,将染病、未染病者分别登记造册,及时汇总,如实迅速向朝廷上报疫情,请求财力物力支持。国库资金下达后,他精心组织,按照轻重缓急,依次有序分发。其分类、隔离、安抚、医治、据实上报情况、有序分发款物的一系列举措,降低了民众的恐慌情绪,聚拢了人心,阻隔了疫情传播,在处置疫情的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其理念,态度与办法,放到今天,仍有十分重要的参考价值。

2. 顺乎人心,应对旱灾

曾巩知越州时,赶上一场旱灾。旱情初露端倪,他就派人召集地方富户,探查余粮情况。根据灾情所需,结合各家余粮数目,筹措粮食十五万担。灾荒实际发生后,为防有人囤积居奇,放大灾情,他下令,要求富户只能以略高于平日的价格,出售粮食给当地灾民。同时,断然下令开仓赈灾,此举既维护了富户的利益,也有效平抑了粮价,减少了灾情对民众的影响。

  灾后,为尽快恢复生产,曾巩下令州府出钱粟五万,贷给民众种粮,民众所欠款项,延至秋后交纳田赋,一并缴交。如此一来,“民得从便受粟”,“不出田里而食有余”,且“粟价平”。

    曾巩应对灾情、灾后生产的一系列举措,及时、高效、入情入理,与我们当下扶助群众,纾解企业困局的措施,相映成趣。

    3. 除暴安良,稳定一方

曾巩知齐州时,当地治安较差,“霸王社”横行乡里,官府都忌惮三分。曾巩了解到这一情况后,相继推出四项举措。一是派人挨家挨户盘查,摸清“霸王社”组织结构,向其成员及家属申明利害,劝其自首;二是给各村舍发放锣鼓,发生盗情,敲锣打鼓,动员全村青壮集体自卫;三是派出捕快和地方武装,择机捕杀小股强盗,集中兵力在强盗出没频繁地段组织追捕;四是派人四处张贴布告,一份布告宣布大军剿灭霸王社,一份悬赏通缉主要头目,一份动员强盗自首。

不久,一位强盗前来自首。曾巩为他松绑,与之攀谈,然后让他拿着奖赏走街串巷,宣讲州府对自首人员的宽大政策。此后,强盗纷纷自首,霸王社士气涣散,少数负隅顽抗的强盗很快被捉拿归案。

霸王社被剿灭后,曾巩在齐州全境推行保甲法,盗匪横行、治安不稳的齐州摇身一变,再无锣鼓之警,百姓外户不闭。

  朝廷一纸调令,让曾巩离齐州移知襄州。齐州百姓得知后,聚到府邸门口拜求曾巩留任。曾巩劝慰百姓,和接任者仔细交接,再三叮咛。临行时,曾巩特意轻车简从,想悄然离去,却发现城门紧闭、吊桥收起,而城门处、街道上,站满了不舍父母官的百姓。

    写到这里,我不禁联想起,近来网上疯传的几幅图片,一幅是《如何防范杭州市副市长被人抢走》,心戚戚然。心中装着百姓,守土尽责的干部,无论古今,都为百姓所眷恋,所热盼啊。

曾巩在地方为官12年,京城盛闻其治声。最终,曾巩得到宋神宗的接见。其节用裕民的思想、裁撤冗官的措施……浓缩了毕生施政经验与才能。年过六旬的曾巩奉召回京,纂修国史,起草诰书,直至年迈谦退,得以善终。

曾巩为文,为官,为人,皆堪称典范。这样的人,其文学造诣如此高深,在我们的教科书中,无一席之地,实为憾事。如果我们的同志能够更早、更多知道曾巩的修为与为政之道,会不会少一些遗憾呢。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在料峭的春风中,重温曾巩,重识曾巩,正合时宜。

 

作者单位:公安部监所管理局

责任编辑:袁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