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相关分类

仲裁庭不准许笔迹鉴定申请是否构成撤裁理由?

2021-6-29 10:25| 发布者: 法治信息网|

申请人P公司请求撤销上海贸仲作出的裁决(以下简称”涉案裁决”)。

事实与理由:涉案裁决所根据的证据的真实性存在重大异议,仲裁庭在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情况下,仅因刘某与吕某自认即推定三方分别于2015年2月5日、2月6日、3月5日签订的三份《股权转让协议》没有本质差异,并拒绝了P公司提出的对2015年2月5日《股权转让协议》中刘某与吕某签字进行笔迹鉴定的申请。事实上,2015年2月5日《股权转让协议》中刘某与吕某签字系伪造,不应被仲裁庭采信并作为涉案裁决的基础。仲裁庭拒绝鉴定申请违反了仲裁规则的相关规定,故P公司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四条 第一款 第(三)项“仲裁庭的组成或者仲裁的程序与仲裁规则不符”之规定申请撤销涉案裁决。

上海贸仲裁决

(一)裁决P公司向刘某和吕某支付股权转让款人民币3,400万元;

(二)裁决P公司向刘某和吕某支付计算至2016年2月22日的逾期付款违约金人民币67.6万元;

(三)驳回刘某和吕某其他仲裁请求;

(四)本案刘某和吕某仲裁请求的仲裁费人民币590,260元,刘某和吕某承担人民币100,000元,P公司承担人民币490,260元;

(五)驳回P公司所有仲裁反请求;

(六)本案P公司仲裁反请求的仲裁费人民币248,750元,全部由P公司承担。

涉案裁决载明:”秘书处于2016年8月9日收到了刘某和吕某提交的《笔迹鉴定申请书》并于同日将前述材料转寄P公司及仲裁庭并提请P公司对刘某和吕某笔迹鉴定的申请发表书面评述意见。

此后,秘书处于8月16日收到了P公司提交的《笔迹鉴定申请评述意见》并于同日将前述材料转寄刘某和吕某及仲裁庭,同时提请刘某和吕某对P公司提交的《笔迹鉴定申请评述意见》中关于P公司进一步请求对以下事项一并进行鉴定’的笔迹鉴定申请事宜发表书面评述意见。

2016年8月29日,刘某和吕某提交了《关于PHYTOTECHCORP笔迹鉴定申请的意见》,仲裁庭认为对三份《股权转让协议》中吕某的签名进行笔迹鉴定并不会影响仲裁庭对本案争议的裁判,故对于刘某、吕某和P公司提出的笔迹鉴定申请,仲裁庭均不予同意。

法院裁定

本案争议焦点主要在于仲裁庭拒绝P公司所提对2015年2月5日《股权转让协议》中刘某和吕某的签名进行笔迹鉴定的申请是否符合仲裁程序和仲裁规则。对此,法院认为,根据上海贸仲《仲裁规则》(2015年版)第三十九条第(一)项规定,当事人可就案件中的专门问题提出咨询或鉴定申请,由仲裁庭决定是否同意。

涉案仲裁中P公司与刘某、吕某均提出了笔迹鉴定申请,在仲裁审理过程中也就对方的鉴定申请充分发表了意见,仲裁庭经审查后作出了不予同意鉴定的决定,并未违反《仲裁规则》的相关规定。

因此,P公司以仲裁庭未同意其鉴定申请构成仲裁程序与仲裁规则不符为由申请撤裁,缺乏相应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七十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四条 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申请人的申请。

仲裁鉴定程序分为两种:

一种是仲裁机构依职权直接委托鉴定。

另一种是当事人申请鉴定。 从仲裁权利的角度来说,申请鉴定是当事人的一项权利,但从举证责任的角度来说,申请鉴定又是当事人的履行举证责任规定、证明自己主张的一种义务。因此启动鉴定程序应当以当事人申请为前提,对于双方当事人均申请鉴定,或者一方申请而另一方同意的,一般就应当启动鉴定程序。

按照《仲裁法》第44条之规定,仲裁庭认为需要进行鉴定的,可以交由当事人约定的鉴定部门鉴定,也可以由仲裁庭指定的鉴定部门鉴定。但仲裁法并未要求一定是法定鉴定部门,有时也可以委托非法定鉴定部门进行鉴定。

来源:采安律师事务所

责任编辑:杨梦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