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法治信息网

陕西法治信息网 首页 政法综治 检察院 查看内容

关于在逃人员“自首”问题的思考

2017-6-27 10:10| 发布者: 法治信息网| 查看: 446| 评论: 0|原作者: 杨浠


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自首是指犯罪分子在犯罪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行为;还规定对于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的其他罪行的,也应以自首论处。

很明显,第一款针对的是犯罪后尚未被侦查机关发现而自动投案者;第二款针对侦查机关已采取强制措施但尚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犯罪事实。然而,在司法实践中,笔者却发现了第三种常常被辩护人申辩为自首情节,审判机关也以自首认定的情况:犯罪后为逃避法律责任而出逃,后因各种原因自动到公安部门投案。

司法实践中,许多在逃人员在出逃数年后,因各方面原因向相关部门投案的,辩护人一般都基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犯罪后逃跑,在被通缉、追捕过程中,主动投案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之规定以及刑法第六十七条的“自动投案”、“如实供述”两个情节做自首辩护,审判机关对此一般也会予以认定。

刑法总则规定:对于犯罪分子决定刑罚时,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刑法的有关规定判处;但在分则中,仅在交通肇事罪中规定了对负案在逃的应加重处罚,其他各罪均无相关规定,结合第六十七条关于自首的规定,就造成了当场抓获的犯罪嫌疑人处罚重、而作案潜逃后再投案自首者处罚轻的现象,从而促使一些犯罪嫌疑人钻法律的空子,认为作案后外逃,即使实在走投无路时选择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也比当场被抓获划算的思想;此规定也导致审判机关在量刑时只认定自首而不考虑“在逃”情节,造成罪刑失当。

笔者认为,这第三种情形“自首”的认定,存在两方面的问题:

一方面,将此行为认定为自首不符合刑法精神、无法真正体现法律的公平与正义。自首和负案在逃都是行为人实施犯罪行为后主观心态的外在反映,自首表明犯罪嫌疑人自愿接受因其犯罪行为所应承担的刑事责任,而外逃则说明犯罪嫌疑人抗拒法律追究,甚至他们中部分人员本身还存在一定的危险性,是维护社会的稳定,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真正隐患所在;另外犯罪后畏罪潜逃本身就给执法部门尽快破案造成了障碍,影响了诉讼。从这个角度出发考虑,也应当对其适当地从重处罚。

另一方面,在量刑上存在矛盾之处。将这种现象认定为自首,就会出现犯罪情节相当的同案犯,案发时被抓获者往往会比犯罪后出逃,然后再向公安机关主动投案者在量刑上重很多,明显违背了法律关于公平正义的解释,也容易给犯罪分子造成这样一个错觉:与其案发后被抓,不如先出逃几个月甚至几年,运气好不被抓住,同样的罪行还可以捞一个投案自首的法定从轻、减轻情节;而且刑法的不断人性化,向梁某一样遇到一个法定刑明显降低且从轻兼从旧的规定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要扭转对在逃后认定为“自首”的错误,首先应从立法的角度考虑:可以通过对刑法第六十七条之规定作出明确的限制性司法解释,明确自动投案的时间界限、空间范围等。关于出逃后再主动投案者,可以规定比照一直在逃人员,酌情从轻处罚;但同时必须考虑其出逃的情节以及考察其在逃期间的行为和表现情况。或者直接比照正常情况下的自首,在量刑方面考虑相对从重处罚。同时,对于现实中存在的一些犯罪分子在A地犯罪后出逃,而其犯罪行为已被当地的公安部门所掌握且立案,后此犯罪分子在B地因犯其他罪而被逮捕,在侦查过程中主动向B地公安机关交代了尚未掌握其在A地的犯罪,并因此而被认定为自首的问题,实质上对于A地侦查部门来说,犯罪分子在A地的罪行已属侦查机关说掌控的范围,但相对于B地公安机关又确实尚未掌握。但如果就此认定为自首,有悖法律的严肃性,也应对此现实矛盾作出相应明确的法律解释。其次,对于犯罪后负案在逃的行为应规定为法定的从重处罚情节,以此来震慑、警示犯罪分子,促使其认罪服法、投案自首,从根本上遏制负案在逃现象的发生,这自然也助于对于明确自首情节的认定。

 

作者单位:陕西省岐山县人民检察院

责任编辑:袁晓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