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法治信息网

陕西法治信息网 首页 专家说案 查看内容

故意伤害未造成后果就不构成犯罪吗?

2017-8-28 16:13| 发布者: 法治信息网| 查看: 283| 评论: 0|原作者: 张录芳

司法实践中,故意伤害有这样一种情形:甲出6万元雇佣乙报复丙,并明确提出要把丙的胳膊或者腿打断、打残废,让其住院几个月。为此乙纠集5名无业人员,并从他人处借了砍刀和棍棒,进行周密布置并踩点后,先后两次寻找丙未果。第三次等候在丙所住小区长达四个多小时后,终于等到了丙。但在追打过程中,丙成功脱逃,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后果。

就乙的行为能否构成故意伤害罪未遂,产生了分歧。倾向性观点认为:故意伤害罪是结果犯,本案没有造成任何伤害结果,量刑上无法操作,尽管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但此处没有任何既遂情节可供比照,因此不宜定故意伤害罪未遂。少数观点则认为:本案可以定故意伤害罪未遂,量刑时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此处比照的既遂犯参照对象,为故意伤害罪轻伤情节档次,即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的幅度内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诚然,故意伤害罪为结果犯,要求必须达到轻伤程度以上的后果。由于甲口头指示的“把胳膊或者腿打断、打残废”在法律意义上究竟意欲伤害到何种程度无法把握。倘若直接以故意伤害罪入罪,就是在主观上将这种口头指示推定为“轻伤以上”,则这种推定存在扩大刑罚打击范围的嫌疑,极有可能导致罪责刑不相匹配。

但是,现实情况是千姿百态的。倘若一概将没有造成伤害后果的故意伤害行为排除在犯罪圈之外,则极有可能放纵犯罪,导致刑罚打击不力,陷入机械执法的窠臼。因此,我们应当以一种辩证思维对这种行为进行综合把握和分析。

笔者认为,对没有造成伤害后果的故意伤害行为能否以犯罪论处,要从主客观两个维度上来评判。主观上要分析行为人故意伤害的主观恶性的大小,对于一般的以恫吓、吓唬为目的而实施殴打,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的行为,不宜做为犯罪论处;而对于明确以损害他人身体健康为目的,伤害意图非常明显的行为则需要结合客观方面来全面认定是否作为犯罪处理。客观上要结合行为人为实施故意伤害是否进行了预谋、筹划、踩点、有无使用工具等情形来综合把握,这也能间接印证行为人主观恶性的大小。对于缺乏必要的犯罪预备,随机性、偶发性的一般伤害且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后果的行为不宜以犯罪论处。

本案当中,乙以赚钱为目的,纠集他人受托对丙实施人身伤害。尽管“把腿或者胳膊打骨折”的伤害目的在法律层面上并不甚明确。但按照一般人的理解,这种损害他人肢体器官的伤害目的已经超出了一般的殴打吓唬范畴。况且,6万元的委托费也明显超出了常理上普通的殴打行为所应当付出的对价。而且,为了确保伤害行为成功实施,乙精心组织,踩点认路,借作案工具,积极为殴打做准备,并先后三次围堵被害人。特别是最后一次,刻意守候了长达4个多小时伺机作案,却由于被害人逃跑而未能得逞。从整个犯罪过程来看,其从萌生故意伤害动机、实施故意伤害预备、到着手实施故意伤害行为的脉络相当清晰。尽管未能对被害人造成人身伤害,但系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造成,不能以此否认该行为的社会危害性,而社会危害性正是犯罪的本质特征。

最后,关于故意伤害罪未遂量刑方面,涉及到对刑法第二十三条第二款“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理解。 笔者认为,此处的“既遂犯”应当是一种观念上的既遂,而非实际上的既遂。所谓观念上的既遂,是指刑法分则规定的既遂状态所对应的量刑幅度。理由是:从法条关系上理解,刑法关于预备犯的处理原则基本与未遂犯的一致。犯罪预备是犯罪未遂的前一阶段,在预备阶段,几乎是不可能产生实际的既遂情节来比照的,只能是刑罚分则规定的既遂状态。因此,对于未遂犯的处理原则也应当做此理解。

总之,倘若以没有造成伤害后果为由对乙的故意伤害行为不进行严厉打击,一定要等到行为人对被害人造成了实际伤害才予以处罚,则不仅有违情理,更与整体的法律精神相背离。

 

工作单位:陕西省麟游县人民检察院

责任编辑:袁晓